深圳超度亡灵多少钱,大女主#爽文#
分类: 深圳弘法寺超度流程 热度:456 ℃

我小娘生我那天,京都上空出现了难得一见的七彩祥云。我爹不顾我小娘的死活,将我养在了主母名下,美曰其名:为我嫡姐苏京华祈福。亲爹凉薄无情,主母面甜心苦,嫡姐骄纵跋扈;我唯有藏拙才能保命。后来,嫡姐嫁入侯府,为了帮她顾宠,决意选个妹妹进侯府。却不想,嫡姐唯独挑选了我。原因无他,我性子软和,好拿捏。可她不知,我也是有野心的;我的目标从来不是侯爷的宠爱。当个有钱有权又丧夫的一品诰命不香么?【01】我爹是太子太傅,人前永远是一副孤高自诩,宛若谪仙的模样;但在人后却隐藏着另一面,风流薄幸,冷漠无情。许是我爹欠下的风流债太多,连老天都看不过去;我爹纳了十五个姨娘,竟没有一人生出儿子。就在我爹绝望之际,下面的官员为了讨好我爹,就把身为扬州瘦马的我小娘送了过来。我小娘面若桃花,身姿绝美,腰细臀圆。原本我爹是不太愿意的,可那官员说,有大师给我小娘算过,宜生男胎,还是典型的旺夫相,我爹瞬间心动了。当即大手一挥,我小娘被一顶青色小轿从侧门抬进了太傅府,成为了我爹的十六姨太。我小娘不负众望,一个月就怀了身孕;我爹欣喜万分,给我小娘承诺,若是生下孩子,抬我小娘做侧夫人。我小娘分娩那天,京都上空出现了难得一见的七彩祥云。我爹顾不得上朝,搓着手在产房外来回踱步,祈求我娘生个儿子继承香火。折腾了三个时辰,我出生了。当我爹得知我小娘生的还是丫头片子时,勃然大怒,一口咬定我小娘骗了他;随后,不顾我小娘的死活,将我养在了主母名下,美曰其名:为我嫡姐苏京华祈福。从此,我就再也不曾见过我小娘。【02】嫡母出身世家,是陇西李氏的嫡长女,身份尊贵,嫁给我爹后只生我嫡姐苏京华。我爹不顾嫡母有孕,竟在孕中连纳三房妾室;嫡母苦劝无果,和我爹大吵了一架,动了胎气;折腾了一天一夜,才生下嫡姐;却也因此伤了身子,再也无法怀有身孕。我爹的行为被李氏弹劾,收敛了两年;直到陇西李老太爷归西,我爹又恢复了风流的本性。嫡母恨极了我爹,却又不敢朝我爹发火;于是,后院的姨娘和一大群庶女便成了嫡母泄愤的对象。我小娘生得貌美,肚子又争气,自然成了嫡母的眼中钉。不顾我小娘产后虚弱,就断了她的水米和炭火。冬季第一场大雪来临之际,我小娘去了;等嫡母来看的时候,我小娘的身子已经僵了。告知我爹时,我爹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,知道了;就任由嫡母用一张破席将我小娘扔在了乱葬岗。而我,则被养在嫡母名下,如小丫环一般,跟在我嫡姐苏京华身边。我继承了我小娘的容貌,每当嫡姐盯着我的脸看时,眼里都是藏不住的妒忌和不屑,恨不得拿刀子划花我的脸。从那以后,我便用菜汁敷脸,让自己看起来像颗豆芽菜般其貌不扬;这下,嫡姐满意了,为了衬托她的美貌,去哪里都带着我。不出两年的工夫,苏京华便赢得了京都第一美人的称号。【03】随着苏京华及笄,求亲的人踏破了苏府的门槛。最后,嫡母和我爹商榷后,为我嫡姐定下来镇国侯府的亲事,嫁过去就是侯夫人,执掌中馈。苏京华的大婚办得极其盛大,嫡母为了不让众姐妹抢嫡姐的风头,一把锁将貌美的四姐、九姐、十二姐关了起来。随着苏京华出嫁,我在苏府的日子越发难过;嫡母在想念苏京华时,会命人将我打扮成苏京华的样子给她看。可当嫡母看到我那张酷似我小娘的脸时,不由分说,常常都是一个耳光扇了过来;原本还嫉妒我的几个姐姐们,在看到我肿如猪头的脸,也由原先的忌妒转为同情。今日我小娘的忌日,我在房间里为我小娘上了一柱清香;这还是五姐姐的生母杨姨娘告诉我的;杨姨娘和我小娘要好,没少背着嫡母照顾我。有了杨姨娘的关系在,我和五姐姐的关系也更加亲厚;她也是第一个把我当成亲妹妹的人。还不等我为小娘念篇心经,嫡母身边的嬷嬷冷着脸告诉我,嫡母让我去一趟;我来不及放下手中的佛珠,便被拉着去了正院。等我赶到时,十二个姐姐都已经在了,一眼望过去姹紫嫣红,美不胜收;坐在上首的是嫡母,还有已经出嫁成为侯夫人的苏京华。这次回来的苏京华,略显憔悴,丝毫没有回门那天的趾高气昂;见我们众姐妹一个赛一个的水灵,眼眶竟有些微微发红。【04】【姐姐既已嫁入侯府,头等大事便是为侯府开枝散叶;可侯府的后院到底是冷清了一些,原本还想着给侯爷找些家世清白的姑娘,可别人家的姑娘哪有咱们自家的姑娘好。】【所以,我刚和母亲商议,想挑一位妹妹去侯府与我作伴,不知妹妹们意下如何?】苏京华寥寥几句话,便轻轻松松的定了姐妹们的一生。【多谢母亲和长姐为我们姐妹们筹谋,小九不才,愿意去侯府为长姐效劳;若有幸入得侯府,愿终生以长姐为尊。】心思最为活络的九姐,满眼羡慕的盯着苏京华身上的那件价值百金的金丝绣百蝶撒花长裙,脆生生地开口。四姐也不甘示弱,【母亲和长姐容禀,小九到底是年纪小了些,恐不能帮长姐分忧;四儿毛遂自荐,愿为长姐效犬马之劳;长姐若是不放心,大可在入府后赏四儿一碗绝子药即可,四儿不会有任何怨言。】此话一出,周围一片静谧。坐在上首的嫡母和苏京华也沉默不语;良久,苏京华才摆了摆手,嗔怪道,【混说什么,你我姐妹情深,哪里就需要这样?】【今日之事我也只是听听众位妹妹的意愿;你们的心思长姐也知道了;只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;母亲也乏了,众位妹妹先回去休息吧!】【05】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?苏京华不傻,她那么狠辣的一个人,又怎么会看不出四姐和九姐的野心。我拿出攒了许久的二十两银子交给小桃子,让她好好打听苏京华身边到底发生了何事。晚膳时分,小桃子传来消息;原来镇国侯霍靖安早在苏京华进门之前,就纳了一美妾在府中;若是是寻常女子,苏京华倒也不至于那般慌张。只是那美妾是侯爷的表妹,父母早亡,侯府太夫人怜她孤苦,便将她接入府中照顾,从小以侯府表小姐的身份住在侯府,与霍靖安青梅竹马,感情深厚。成为霍靖安的妾室之后,执掌中馈,深得太夫人和霍靖安的喜欢。如今苏京华嫁入侯府,自然是要交了中馈的;没想到苏京华等了一个月,也不见那妾室主动交来账本和钥匙。堂堂苏家嫡女,京城第一美人,镇国侯夫人,买个钗环支取银钱竟还需要一个妾室同意;向来骄纵的苏京华又怎能忍得下这口气。当即带人去妾室的房中大闹了一场,以不敬主母的名义,打了小妾二十大板,并拿走了账本和库房钥匙。此事闹的沸沸扬扬,镇国侯和苏京华大吵了一架;接连一个月,镇国侯霍靖安都不曾踏入她的房门。【06】听小桃子说完,我心中冷笑不已;苏京华根本不会将我们这些低贱的庶女放在心上,她只是让我们过去帮她和那美妾打擂台,自己坐收渔翁之利。等她有了身孕,生下世子;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决定我们的生死。四姐和九姐那般野心勃勃,在苏京华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威胁;她需要的是像我这样乖顺听话、性子软和又好拿捏的。第二日,嫡母身边的嬷嬷便派人要了我们众姐妹的生辰八字;理由是侯府人丁稀薄,需要找个有福之人,才能让侯府日益鼎盛。当晚,我爹和嫡母将我叫到正房,直言不讳,【你长姐合了众姐妹的八字,唯独你的八字和侯爷最般配;收拾一下,后日你长姐迎你入府。】果然,一切皆在我意料之内。八字一说只是个由头,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我的这张脸,就连我那见惯美色的爹爹,在看到我时,都忍不住夸我好颜色。所以,只有我够美,才能让侯爷对我一见倾心;也只有这样,才能和那美妾打擂台;再加上我养在嫡母身边,言行举止端庄大方,待人接物彬彬有礼,性子软和又好拿捏;自然成为进入侯府的不二人选。这个道理我懂,苏京华也懂。【07】转眼到了侯府已有月余,除了晨昏定省,没有苏京华的吩咐,我不会踏出院门一步。苏京华拉着我的手安抚我,【小十三别着急,侯爷被陛下派去西南平叛了,再有几日就该回来了,到时候长姐再为你安排。】我垂眸乖顺,【长姐说的是,小十三一切听从长姐安排。】苏京华很满意我的态度,赏了很多华贵的首饰和衣料;又安排如意阁的掌柜为我裁制新衣。我住的玲珑阁后面有一池春水,里头养着数不尽的名贵锦鲤;看着那些活蹦乱跳的锦鲤,心情也好了不少;于是,隔三差五的便让小桃子准备好鱼食,定时投喂。小桃子手艺极好,做的这些糕极受鱼儿们喜欢了;我盯着胖了些许的锦鲤,喃喃出声,【也不知道锦鲤的味道如何?】【锦鲤常年食水草,肉腥而柴,不便食用,还是用来观赏的好。】一道清亮和煦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,我连忙惊恐转身,脚下却被裙摆绊住了脚,整个人向水池倒去。就在我以为自己会掉入水池时,下一秒竟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眼前的此人一身玄色华服,剑眉星目,眼眸如星辰般灿烂,身上散发着冷冽的薄荷香,径直冲入我的鼻腔;而我,竟明晃晃的看到他眼底闪过的一丝惊艳。【08】我连忙从他怀中起身,整理好衣服,色厉内荏地呵斥,【你是何人?竟敢擅闯侯府内院;你快些离去,否则我叫人了。】那男子的眼中染上了丝丝笑意,【好厉害的小丫头;你当真不知道我是何人?】我望着他那双凉薄的双眼,恼羞成怒,【我管你是何人,我长姐可是侯夫人,你要是冲撞了我,定有你的好果子吃。】说完,我来不及拿喂鱼的食盒,提着裙摆转身离开;直到背后那道炽热的目光消失,我才缓缓松了口气。我知道那人就是镇国侯霍靖安,他来迎娶苏京华时,我远远看过一眼。今日之事皆在我计划之内。霍靖安见惯了规矩死板的世家贵女,早就没有了新鲜感;而我这般生得那般貌美,又那么大胆,着实让霍靖安眼前一亮。当吃晚宴时,看到那道红烧八珍鱼时,我便知道,我已经成功的引起霍靖安的注意。第二日给苏京华请安时,她盯着我的脸试探道,【昨日我吩咐赵嬷嬷给你些新鲜的瓜菜,妹妹竟不再院中。】我迎着苏京华的目光娇羞一笑,【我昨天去后院的小池塘喂锦鲤去了;长姐随我一同去看看,这些日子锦鲤胖了好多。】我的回答得到了苏京华的认可,也知道她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;因此,我隔三差五的去喂锦鲤她也是知道的。【09】苏京华佯装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我的额头,【你啊!这么大的人就知道玩。】我憨憨一笑,不再言语;苏京华话锋一转,【小十三可在池塘遇到什么人了?】我面带疑惑,摇了摇头,【并没有!】就在苏京华半信半疑时,我脱口而出,【对了,昨天还遇到太夫人身边的李嬷嬷,捧着两匹云锦去了芳姨娘那里。】芳姨娘便是霍靖安青梅竹马的美妾。此话一出,苏京华不再怀疑,面色不虞地挥了挥手让我下去。我的确见过李嬷嬷,但却是在离开池塘之后。太夫人本就偏爱娘家侄女芳姨娘,然而,云锦珍贵,霍靖安也是因平叛有功,陛下赏了五匹,自己留下一匹,太夫人两匹,苏京华两匹。令苏京华没想到的是,太夫人竟会将如此名贵的云锦送给芳姨娘,这如何不让苏京华万分恼怒;这也确实是太夫人能做出来的事情。所以,当我说出那一刻,苏京华深信不疑。芳姨娘越是得宠,苏京华就越着急,我知道我离承宠的日子不远了。中秋月圆,这是我来侯府的第三个月。侯府迎来两件喜事,一是住在凌霄阁的芳姨娘有了一个月的身孕;再则,是我正式成为侯府的姨娘。【10】夜凉如水,霍靖安踏月而来。我乖乖的行礼,一改那日的泼辣大胆。【呵!你这小丫头竟还有两副面孔;本侯还是喜欢那日在池塘边的你。】霍靖安揶揄道。我大胆的迎上他的目光,眸中略带委屈;不等霍靖安开口,我眼中的泪奔涌而出,【我妾身冒犯了夫君,还请夫君不要怪罪。】【小丫头,现在知道怕本侯了?真是娇气的丫头,快起来吧,我不怪你就是。】说着,一把将我扯了起来,我也顺势倒在他的怀中。我泪眼婆娑环着他的脖子,瓮声瓮气,【夫君当真不怪我?】霍靖安拿着手指点了点我的脑袋,面上带着愉悦的笑,【你若是多叫我几声夫君,本侯爷既往不咎。】我羞红了脸,甜甜地叫了一声,【夫君。】霍靖安笑意更胜,一把将我抱起向床榻走去。霍靖安对我这声【夫君】十分受用;苏京华极看重自己侯夫人的地位,对霍靖安也是恪守嫡妻本分;芳姨娘是霍靖安的表妹,为了显示自己在霍靖安心中的地位,都是叫他【表哥。】也只有我,心思清澈,将他当作唯一的【夫君。】霍靖安欣喜是必然的。红烛高照,渐入佳境;就差最后一步时,外面响起了一阵喧嚣。【何人深夜喧哗?都这般没有规矩么?】霍靖安面色不虞的翻身下床。【11】一名身穿绿色长裙的丫环不顾小桃子阻拦,闯进了屋内,面带着急,声音也染上了一丝哭腔,【侯爷息怒,我家姨娘腹痛不止,却不肯请太医,您快过去看看吧!】霍靖安呵斥道,【糊涂东西,还杵着做什么,快请太医来;若是芳姨娘肚子的孩子有什么差错,我要了你们的命。】小丫环含泪退下,霍靖安揉了揉额角,略带愧疚出声,【芳儿本就身子孱弱,现在又怀了本侯的孩子】不等霍靖安说完,我亦是一脸担忧,【女子怀孕最是辛苦,夫君还是快去看看芳姐姐吧!】霍靖安听我这般说,顿时松了一口气,满是疼惜地亲了亲我的额头,【乖,等我回来。】我装作欣喜的点了点头,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我的玲珑阁内;我收起笑脸,让小桃子关上院门。【姨娘,太早些了;侯爷待会儿还会回来的!】小桃子怕我难过,出声安慰道。我摇了摇头,【关了吧,他不会回来了。】真是个傻小桃,我本来就不爱他,又怎么会难过呢?柳庭芳怀的可是侯府的第一胎,两人又年少情深;即便我再美,再勾人,也抵不过柳庭芳腹中的孩子;我又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。卸了钗环,净了脸,一夜好眠。【12】第二日,我按时给苏京华请安;苏京华却以还未起身的理由,让我站在廊下等了一个时辰。我知道苏京华是不满意我昨晚的表现,为了彰显她的贤能大度,只能暗地里给我使绊子;等候,就是最完美的惩罚。秋露正浓,我却无暇欣赏;正当我腿酸脚麻时,听到苏京华传我进去。苏京华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我,一把捏起我的脸,声音狠戾,【真是个没用的东西,连个人都留不住,真是白瞎了你这张脸了。】【苏京珞,你别忘了我让你进侯府的目的。】我跪在地上,乖顺点头,【是;妾身记下了。】接下来的日子,我整日呆在玲珑阁抄写心经,为霍靖安祈福。当心经抄到一百零五遍的时候,迎来了霍靖安的生辰;苏京华早早的准备好了戏班子,又吩咐泰兴楼送了一桌席面,只等霍靖安回来为他贺寿。在苏京华的授意下,我今晚打扮的格外用心,碧绿色的纱裙衬得我的腰盈盈一握,三千乌发松松挽起,只簪了一些细小的珍珠做点缀。路过花园时,我随手掐了一朵开得正艳的芙蓉花插在头上,衬得人比花娇。果然,惊为天人,惊艳、妒忌、羡慕的神色皆被我收入眼底。【13】就连一向对自己美貌极为自信的柳庭芳都直勾勾的看着我,半晌,才颇有些落寞的开口,【妹妹生的真好看。】我娇羞一笑,【芳姐姐说笑了;夫人是京都第一美人,您又是这般绝色,妾身有自知之明,不过是蒲柳之姿,您就别打趣我了。】这话说的很违心。苏京华是美人坯子,可自从嫁入侯府,操心侯府大小事宜,早已没了往日的灵动;柳庭芳虽然貌美,可如今有了身孕,许是孕中忧思的缘故,看起来竟有些憔悴。当我把亲手抄写的心经送给霍靖安时,我看到他眼眸中闪过的情欲。孤月高悬,清辉洒满大地。我卸了钗环,对着书桌上的画凝神,思索着这幅兰草图是否要留题跋时,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,【好俊的兰花,竟比我在宫里见过的还有些神韵。】我装作欣喜万分,连忙放下手中的笔,环着他的脖子甜甜一笑,【夫君惯会打趣我;妾身哪里比的起宫中的大家。】霍靖安将我搂在怀里,【珞儿,你的贺礼我很喜欢;答应我,以后不要再这般劳累了,若是伤了眼睛就不好了。】我认真的点了点头,一一应下,【知道了;妾身还为夫君做了一碗长寿面,夫君稍等片刻,妾身去去就来。】说着,我便拔脚就走;没走几步,眼前一黑,一种晕眩感袭来。【珞儿!】霍靖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将我搂在怀中,猩红着双眼,大声疾呼,【来人,传太医。】【14】我咬着嘴唇强忍着眼泪,声音也染上了一丝哭腔,【夫君,我不想死,你还没有吃过我亲手做的长寿面。】霍靖安满是心疼,抱着我柔声安慰,【傻丫头,说什么胡话,有我在,我不会让你死的。】太医赶到之时,我正窝在霍靖安怀中痛哭;老太医诊断了一番,得出结论:有些贫血,需安心静养。霍靖安送走了太医,看着跪在地上的一众奴仆,怒气冲冲,【好好的,你家姨娘怎么会贫血,定是你们当奴婢的偷奸耍滑,没有好好照顾姨娘。】【侯爷不知道,为了您的生辰,姨娘每日用自己的血抄心经为您祈福;奴婢劝过她许多次,可姨娘却说,只有这样抄经才会心诚。这些日子,姨娘瘦了一大圈,夏季刚做的衣服,现在已经大了许多。】【侯爷,您快劝劝姨娘吧!】小桃子声泪俱下,我噙着眼泪窝在霍靖安怀中不肯出声。霍靖安愣住了。他原以为我为他抄的心经用的是朱砂,没想到我竟会傻到用自己的血去抄经。霍靖安紧紧抱着我,良久,才缓缓出声,【傻丫头,以后不许这样了。】我泪眼朦胧的看着霍靖安,笑了哭,哭了又笑,【我第一次见夫君时,就爱上了您;京珞这辈子不求什么,只求长伴侯爷左右。】良宵苦短,一夜旖旎。【15】霍靖安走后,小桃子服侍我沐浴;看着满身的青紫,小桃子泪眼婆娑,一脸心疼,【小姐疼吗?】我摇了摇头,【无妨的,咱们快些洗,待会要去正院给夫人请安。】等我赶到时,苏京华和芳姨娘已经在了。见到我来,芳姨娘面带讥讽,【听说妹妹用自己的鲜血为侯爷抄经祈福,还真是感人啊!】我叹了口气,幽幽道,【妾身福薄,不像芳姐姐从小和侯爷青梅竹马;有了身孕后还记挂着侯爷,为了不让侯爷担心,芳姐姐硬是咬着牙不肯请太医;说到用情,我定是不如芳姐姐的。】柳庭芳恼羞成怒,知道我是在讽刺她去玲珑阁抢人的事情;当即便沉下脸色,甩着帕子,对着苏京华敷衍一礼,转身离去。我柔顺的跪在床榻为苏京华垂着腿,苏京华很满意我的态度,赏了我许多东西。眼下只是第一步,要想实现我的目标,最关键的还是在霍靖安的身上。如今的我在霍靖安的心中有了一席地位;这些年从他身上索取的女人,霍靖安见的太多了;而倾心为他的却只有我,相比之下,我的满腹深情对霍靖安来说弥足珍贵。可惜还不够,要想彻底站稳脚跟,还需要再添上一把柴,让它烧起来。【16】随着霍靖安来我院中愈发频繁,我的身份在府中也越发水涨船高。接下来的每一日,我都严格遵循苏京华的指示;任由我和芳姨娘斗得如火如荼,自己则坐山观虎斗。柳庭芳的孩子到底是没有保住,被霍靖安查出,柳庭芳的贴身衣服被浸泡了极重的红花;因为天冷,故有用香饼子熏衣服的习惯,这才被人钻了空子。等发觉时,为时已晚。最后查出,竟是柳庭芳院中的一个洒扫丫头;因被柳庭芳扣了一个月的月钱,便怀恨在心,伺机报复;浆洗的婆子是她的干娘,两个人一合计,这才决定用下药。那日我听到消息后也去了凌霄阁,刚失了孩子的柳庭芳窝哭得快要昏了过去;见到我来时,伸出手指竭力嘶喊,【表哥,一定是她害死了咱们的孩子,一定是她。】霍靖安眉头轻皱,到底是怜惜她小产,只是耐心地劝道,【芳儿,害你的凶手我已经找到了;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你的身体,等你痊愈之后,咱们再要一个。】柳庭芳悲痛万分,看我的目光中充满了恨意。回到正院时,苏京华已经在美人榻上等候了多时了。【事情可办妥了?】我目光低垂,点了点头,【办妥了,家里也给了银子安抚了,为了以绝后患,妾身擅自作主,将几人连夜送回了虞城。】苏京华眯着眼睛,轻笑出声,【做的好,只有这样,咱们姐妹两个才能在侯府站稳脚跟。】【17】苏京华心思狠辣,生性多疑,为了让她信任我,那就只能成为她的同谋。往后,她在侯府最信任的人也只能是我。这些日子,霍靖安不再来我这里留宿;更多的是去凌霄阁陪小产过后的芳姨娘。除夕之后,各大宴会接踵而来;苏京华忙得脚不沾地,小产之后的芳姨娘一改往日的怯懦,凭借着霍靖安和太夫人的疼惜,轻松的将厨房的差事要到了手。苏京华也不堪示弱,府中的采购事宜交给了我。有了霍靖安的宠爱,丫环婆子们并没有刁难我;从前对我嗤之以鼻,如今跟在我身后对我毕恭毕敬。为了让我更好的留住霍靖安的心,苏京华找人来教我做各种珍馐美食。很多都是霍靖安最为喜爱的。果然,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定先抓住男人的胃。即便亲自下厨,也是有讲究的;若是天天下厨,时间久了,再好吃的饭菜也会吃腻的;只有时不时的给他们惊喜,才能长时间保持这种新鲜感。这些菜不能和大厨相媲美,但只要我有颗深情的心,便能轻易赢得霍靖安的真情。自从上次在我这里尝过【西湖牛肉羹】,霍靖安便隔三差五的来我的玲珑阁;看着我亲手捧着的美食,口中是不停的赞叹,眼中是藏不住的爱意。【18】听小桃子说,柳庭芳也学着我的样子,开始亲自下厨。我淡淡一笑,不屑一顾;原以为柳庭芳能在霍靖安心中占据一席地位,应当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;没想到竟和苏京华一样又蠢又毒。柳庭芳这种行为在霍靖安眼中是在争宠,即便做的再美味,又怎么比的了我的一往情深呢?果然,在霍靖安去了两次凌霄阁后,便不再去了;柳庭芳气急了,竟然提着食盒去书房给霍靖安送饭;不知道两人怎么就吵了起来。柳庭芳被禁足,霍靖安一连三个月没有再踏入凌霄阁。听到这个消息的苏京华面带欣喜,看着越发美艳的我,还是忍不住的敲打,【小十三现在是越发能干了,可你别忘了,侯府的后院究竟是谁在做主。】我连忙跪下发誓,语气真挚,【贱妾明白,一切以长姐为尊。】那日以后,我不再下厨,而是专心练字;时不时的写一首闺怨让人送给霍靖安;霍靖安很享受这种情趣,书信寄相思成为我和霍靖安的小秘密。我去给苏京华请安时,她的眼底一片冰凉;却还是面不改色的叫人给我拿一些上好的宣纸,为了显示当家主母的公平,还让人给正在禁足的柳庭芳送去了一份。又是一年端午,我入侯府整整一年。我有了身孕,再次成为人父的霍靖安欣喜若狂。【19】我能明显感觉到苏京华对我的逐渐冷淡;这在我意料之中。霍靖安已经有半年不曾踏入她的院子了,除了给予正妻应有的尊重,霍靖安半分夫妻情谊都懒得给她。除了没有孩子,苏京华管理中馈,待人接物,丝毫挑不出错;然而这样的女人在京都太多了,可替代性太强了,她太需要一个孩子帮她在侯府站稳脚跟了。我因有身孕不便侍寝,霍靖安每日陪我说完话,都去柳庭芳的凌霄阁。转眼间,我已有孕三月,除了正常的孕吐,我时常还会觉得头晕目眩。这日,小桃子凑到我耳边轻声道,【听说凌霄阁的芳姨娘,自从小产后一直下红不止,怕是血山崩了!】我心中大骇,知道苏京华会出手,却没想到会这般快;趁她病,要她命,这样一来,即便查出来也怪不到苏京华头上,世人也只能惋惜芳姨娘红颜薄命。可若是芳姨娘去了,苏京华下一个目标定会是我;想到这里,去母留子的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。【小桃子,你去把夫人赏赐的所有东西悄悄地拿出去,找个靠得住的太医,别让人发现。】小桃子应下,抱着东西消失在夜色中。【20】直到后半夜,小桃子才回来;还未开口,滚烫的泪珠夺目而出,【都查清楚了,夫人送的东西并无不妥,只是宣纸上淡淡的红花味,却不是刻意的熏上去的了,像是在哪里沾染上的。】我面色凝重,【咱们一定还遗漏了什么?】小桃子擦了擦眼泪,哽咽道,【姨娘,除了吃食,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。】我扫了一眼包袱里的东西,不对,一定有什么东西是我遗忘了的。就在我转身之际,我猛然发现我陪嫁铺子上送来的租金,因为头疼的缘故,想着明日再看,就顺手放那里了。此时,我脑海中猛然闪过一丝念头;对,账本。【小桃子,你闻闻这账本上可有什么味道?】我口气严肃,喉头发紧,账本上丝丝缕缕的幽香冲上我的脑海。小桃子仔细的闻了一下,【有一股淡淡的幽香,姨娘,你不会怀疑是】我点了点头;仔细想了当天接过账本的细节;却如小桃子所说,有种淡淡的香味;我浑身发冷,苏京华果然好手段;既然如此,想必凌霄阁的芳姨娘也是如此。这也是能解释,柳庭芳小产后下红不止的缘故。【郎中怎么说?】我平静出声。小桃子看了我一眼,欲言又止,最后咬了咬牙,【郎中说,这种香味极其霸道,三个月就能让女子不孕;即便有了身孕,孩子也是生不出来的。】【21】我轻轻抚摸小腹,也就是说我和这孩子的母子缘分只剩一个月了。一个月的时间,倒也够了。苏京华不是想去母留子么,不是做梦都需要一个孩子么?那倘若这个孩子生不下来呢?既然火不够旺,那就再添一把柴;水不够浑,那就再搅一下吧。七夕乞巧将至,我的生辰如约而至。与去年不同,今年的生辰宴办的极其风光;如今的我怀有侯府长子,又深得霍靖安的宠爱,就连一向不喜我的太夫人都看我越发顺眼了。苏京华一改往日的冷淡,送来的依旧是上等的宣纸和一支上好的毛笔。霍靖安更是大手笔,送了我几间地段极好的铺子,还有百亩上好的江南水田。我还见到了许久不曾出现的柳庭芳,厚重的铅粉难掩周身的憔悴;宽松的水蓝色襦裙衬得她越发瘦弱,曾经白皙的脸颊还带着不正常的红晕。给我送贺礼时,一双美眸中充斥着羡慕、不甘、妒忌。小桃子为我端来安胎药时对我微微示意;没有片刻迟疑,我端起漆黑如墨的安胎药一饮而尽。不出半个时辰,腹痛如刀绞,温热的鲜血从我双腿间流出;彻底昏过去之前,我看到霍靖安红了双眼,苏京华眼中的失望,还有小桃子的担忧。等我再醒来时,霍靖安已经在了,我摸着平坦的小腹泪如雨下。【22】【夫君,我的孩子怎么了?我的孩子呢?】我疯狂地捶打着床榻,宣泄着我心中的悲伤;霍靖安只是紧紧地抱着我,轻声安慰,【孩子会有的,珞儿,咱们还会再有的。】【侯爷明鉴,我家姨娘出门前,何太医刚为我家姨娘请的平安脉,母子平安,并无不妥;怎么就会在生辰宴上就小产了呢?还请侯爷明察。】小桃子跪在地上,头如捣蒜,字字泣血。【当初侯爷虽然查出来凶手,可到底幕后真凶还在;倘若不彻查,任由凶手在侯府兴风作浪,侯府危矣!】柳庭芳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,似乎是想起来了她那未出世的孩儿。霍靖安目光坚决,一声令下,招来四位太医,一一验过生辰宴上的所有东西;忙活了两个时辰,终于在苏京华送我的宣纸上找到了红花的味道。苏京华不可置信,连忙矢口否认,颤抖着手指着我让我帮她澄清此事。我泪眼婆娑,带着一丝委屈,楚楚可怜扯了扯霍靖安的衣袖,幽幽开口,【侯爷,夫人对妾身很好;您瞧瞧,夫人还特意将采买的差事给了我;再则,姐姐又是这孩子的嫡母,又有什么理由来害妾身呢?】苏京华在听到我提起账本的那一刻,脸色瞬间苍白如纸,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紧张,但很快又恢复了冷静。【23】苏京华深吸了一口气,抓着裙摆铿锵有力地出声,【妹妹说的是,侯爷的孩子就是妾身的孩子;您是知道的,我没有害人的理由。】【既如此,还请侯爷还夫人一个清白,夫人赏赐给妾身的东西都在,让太医验一验就知道了。】我语气真挚,一脸希冀的迎着霍靖安的目光。霍靖安挥了挥手,太医们领命;不一会儿竟在送来的宣纸上也闻到了淡淡的红花味;在小桃子的示意下,何太医拿起了账本闻了起来;当即认定,这本账本便是红花的源头。这些宣纸长期被账本渲染,也染上了淡淡的红花味;若是长期接触,可导致女子不孕;若是怀有身孕,也会小产;再加上账本上的味道,足以让女子绝嗣。柳庭芳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身形摇摇欲坠;连忙让人拿来后厨的账本,不出意外,和我的结果一样;柳庭芳泣不成声,看向苏京华的眼睛像是淬了毒一般。霍靖安大怒,一脚踢在苏京华的胸口,暴跳如雷,【贱人,早知你这般恶毒,当初我说什么都不会娶你进门;苏京华,你真让我恶心。】苏京华吐出一口血,捂着胸口盯着霍靖安一字一句,【霍靖安,你凭什么这么糟践我?我是侯府主母,买个首饰竟还要看一个妾室的脸色,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!】两人彻底打破了相敬如宾的画面。最终,苏京华因谋害侯府子嗣被幽禁在了后院柴房。【24】我去凌霄阁看望柳庭芳时,她已经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了,只有进的气,没有出的气;像极了一朵失去了水分的花朵,时刻都快凋零的模样。我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,静静地看着她,淡淡出声,【不管你信不信,我从未害过你的孩子。】柳庭芳努力挤出一个笑容,呼吸越发急促,【那就别放放过她。】我微微一笑,转身离去。桂花再次开遍时,那个叫柳庭芳的女子去了。到底是年少情深,霍靖安将自己关在书房三天,滴水未进。直到第四天,太夫人实在看不下去了,找人破开了书房的门,霍靖安抱着柳庭芳的牌位喝得酩酊大醉;太夫人叹了一口气,步履蹒跚的离去。入夜,霍靖安略带悲伤的来到了玲珑阁,情到深处,将我一把搂在怀中,声音竟有一丝哽咽,【珞儿,我现在只有你了。】苏京华被禁足之后,霍靖安为了补偿我,抬我为侯府的侧夫人,执掌中馈,待人接物,做的比当初的苏京华还要好。封侧夫人的那日,霍靖安请来了一众勋贵人家;原本看不上我的世家夫人,如今排着队给我送上贺礼;都是千年的狐狸,心眼子多的很;虽说我如今只是个侧夫人,却被霍靖安放在心尖上。况且,苏京华被禁足的消息早就传开了;日后在侯府谁说的算,不难揣测。【25】我摸着宁王妃送来的红宝石头面,喝了一大碗酒,酣畅淋漓。小桃子一脸疼惜看着我,忍不住出声,【姨娘,您这样做值得吗?只是可惜了腹中的小世子。】我摇了摇头,淡淡开口,【能活下去,就是值得;若真是把孩子生下来,分娩那日就是我的死期。】我说完后,小桃子的眼里染上了一丝心疼。对苏京华来说,我只是个卑贱的庶女而已,从小高高在上的她,又怎么将我这样的人放在眼里。从前是,现在亦是。从始至终我都明白,我只是个帮苏京华对付柳庭芳的工具人而已。她信我,又怕我生出别的心思;所以,对苏京华来说,去母留子才是上上策。我望着湛蓝的晴空,风和日丽,天朗气清,是个问候故人的好日子。曾经那个京城第一美人苏京华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美貌,见到我来,一脸惊恐的看向我,恶狠狠的开口,【苏京珞,这一切都是你的手笔吧!成为侯府的侧夫人,这下你得意了?】我凑近苏京华的耳边,冰冷开口,【还不够,侧夫人算个什么东西;早在进侯府的第一天,我的目标就是侯府夫人,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。】【26】【你知道那孩子是怎么没的么?当然是我自己亲自下的手,你还真当账本上的东西我猜不出来?】苏京华惊恐的瞪大双眼,不可置信的看着我,【不可能的;我让太医给你放了足足两倍的安胎药,绝对能让孩子平安出生呢?】我嘲讽一笑,【那若是喝了足量的红花呢?】苏京华朝我嘶吼,【你竟然对自己下手?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!你怎么舍得,你怎么舍得?】我笑着摇头,【有何不舍得,我本来就不爱他,又怎么心甘情愿给他生下孩子呢?】【苏京华,你真当我不知道么?生下孩子当日就是我的死期,为了我能活命,我也只能用一碗带有红花的安胎药亲手送走了我那苦命的孩儿。】苏京华看着笑语盈盈的我,仿佛是在看来自地狱的饿鬼,浑身颤抖的缩在墙角。就在我转身之际,我平静出声。【长姐,你听过婴灵吗?我听老一辈的人说过,被害死的婴儿是不能转世的,唯有好好超度,让她原谅你才能转世;你猜,柳庭芳腹中的孩子会不会原谅你呢?】说完,我提着裙摆转身离去。不再理会苏京华痛苦的嘶喊。【27】苏京华死在深秋的夜里,被发现时身体都冻僵了。我以侯府继夫人的身份为苏京华安排丧仪,曾经不可一世的嫡母,趴在苏京华的棺木上哭得撕心裂肺。你看,她也有今天;若是我小娘泉下有知,看到这一幕应该会很开心吧!随着苏京华和柳庭芳的死,侯府一下变得冷寂起来;我向霍靖安提出纳几个姨娘,都被他拒绝了。我早年小产时伤了身子,子嗣艰难;霍靖安再三考虑下,从宗族中挑选了一个孤苦的孩子过继到我的名下,取名为霍青杨。泰和十五年,霍靖安被陛下派去西南剿匪,不想在回京途中遭遇敌人的暗箭,命丧当场。消息传到侯府时,太夫人一口气没上来,也跟着去了。陛下怜我丧夫,赐了我一品诰命,杨哥儿被封为侯府世子。泰和二十七年,杨哥娶了大理寺少卿的嫡女,两人极其恩爱。我也正式成为侯府的太夫人,开启了我个人的养老模式。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,我带着小桃子住到了京郊的庄子,感受着那里的人间烟火,欣赏着那边的百态人生。邻居只当我是个有钱的阔老太太,平日里也会摘些新鲜的瓜菜给我;在小桃子不凡的手艺下,味道极好。或许明日还可以再捉些田鸡来吃。吃饱喝足,我和小桃子并肩躺在桂花树下,相视一笑。这一生,足矣!


参考资料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